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分级债基再被爆炒盘子小成交量低沦为游资目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金融

分级债基再被爆炒盘子小成交量低沦为游资目标盘子小、成交量低且没法或暂时不能配对转换继海富通稳进增利B()、诺德双翼B()以后,嘉实多

分级债基再被爆炒盘子小成交量低沦为游资目标

盘子小、成交量低且没法或暂时不能配对转换

继海富通稳进增利B()、诺德双翼B()以后,嘉实多利进取()、国泰信誉互利B()也遭受了资金的爆炒,短短几个交易日上演暴涨狂跌的过山车行情。

一些业内人士称,盘子小、交易量小的分级债基已经成为了游资的目标,一些分级债基乃至沦为了庄基。

再度被爆炒

从7月12日起,嘉实多利进取和国泰信用互利B逆势飙升。从7月13日至7月20日,短短六个交易日,嘉实多利进取上涨了65.57%,国泰信誉互利B上涨了22.88%;但从7月23日至7月26日,两者价格迅速回落,嘉实多利进取连续4个跌停,累计下跌了34.36%,国泰信用互利B下跌了20.12%。

嘉实多利和国泰信用互利属于A、B份额均上市交易的分级债基,在目前的分级债基中这种模式属于少数。两只基金都有配对转换机制,但配对转换的过程一般需要T+3个交易日,所以其滞后性也导致了价格仍可能短时间被爆炒。而嘉实多利进取的价格之所以涨幅更加惊人,主要是由于基金暂停申购,致使配对转换机制短期内的失效。

此前海富通稳进增利B的爆炒是有基金净值的迅速增长作为基础的,代表了一类非永续期杠杆基金的行情。研究中心分析师杨宇在接受财经《财商》采访时表示,嘉实多利进取的暴涨完全是部份资金利用其暂停申购无法进行配对转换而进行一次冲击,成交量比增利B暴涨的时候差很多,只要钱多一点的游资就可以操作,完全是一种自弹自唱。

7月11日,由于嘉实多利分级债基中了新股,并超过基金资产净值一定比重,可能对基金净值产生一定影响,为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新进资金摊薄收益而暂停申购。公开资料显示,7月9日,在博林特()的下机构配售名单中,嘉实多利获配300万股。

7月12日开始,游资就对嘉实多利进取发起进攻,在7月19日和7月20日,还出现了多利进取和多利优先()双双涨停的局面,嘉实多利进取溢价率一度到达120%。

A、B份额同时涨停,肯定是不合理的。国金证券财富中心基金分析师高平对表示,银华鑫利()和银华鑫瑞()在今年2月份也出现过双双涨停,但当时还有一定股市上涨预期;嘉实多利则完全属于没有价值的炒作,随着配对转换机制的重启,价格也会回落到初的水平。

7月19日嘉实多利恢复申购,很多资金也通过场外申购母基金,分拆为多利优先和多利进取,在二级市场抛售进行套利。

根据数据,7月20日之前嘉实多利进取的份额均为300万份左右,但7月23日、7月24日和7月25日份额分别上升至327.54万份、416.84万份和733万份。随着套利资金的参与,嘉实多利进取和多利优先的二级市场价格也开始迅速下跌。截至7月26日,基金整体的溢价率已从7月20日的34.53%缩窄至1.41%。

盘子小是主因

现在整体市场行情不好,坐庄时期重来,一些盘子小的分级债基就成为了游资目标。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曾令华对表示,这种单纯的游资炒作就是一种博傻行动,设个圈套让人钻。

从海富通稳进增利B到嘉实多利进取,游资看中的就是其盘子小、成交量低且无法或暂时不能配对转换。

分级债基其实不适合配对转换机制。高平指出,债基的投资标的流动性不好,如果有配对转换机制,就要求A、B份额同时上市,每天的份额变动会对基金经理操作产生一定影响,所以目前只有三只分级债基可以配对转换。

从规模来看,分级债基B类由于面临着较长的封闭期和二级市场折价交易的劣势,并且由于不断扩容,B类的范围一直长不大。截至7月26日,22只分级债基中B类流通份额在1亿份以上的只有9只。

高平指出,分级债基的产品结构比较复杂,产品受众比较少,个人投资者很难理解,机构投资者参与的资金量也不大,所以整体的规模都不大,二级市场交易也并不活跃,这类产品的成熟仍有待时间孕育。

从现有结构设计上来看,就注定分级债基的范围没法做大。杨宇则指出,目前分级债基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有配对转换机制的,A、B份额均上市,成立之后仍可以有新资金进行申购;另外一类是无配对转换机制的,除非A类开放申购赎回,否则其整体范围不会发生变动,只能场外场内份额转换。

对于有配对转换机制的分级债基而言,A类也上市交易,A类投资者就会将其约定收益率与分级股基相比,但分级债基B类没法承受像分级股基一样的高融资利率。A、B投资者利益很难达到平衡,所以规模做不大。杨宇表示,对无配对转换机制的分级基金而言,B类份额上市后多出现溢价,投资者更宁愿从二级市场买入,而不是一级市场认购。所以除非未来分级债基产品设计上有新的创新点,其范围才有可能做大。

另外,分级债基的成交量也非常低迷,一些新上市的分级债基还出现了零成交的情况。比如7月16日上市交易的信达澳银稳定增利B(),在上市后的前三个交易日里成交金额均为零。正是由于成交量低,游资只需要很少资金就可以将其拉至涨停或跌停。

高平则指出,要让分级债基二级市场交易活跃起来,基金公司必须找一些券商担负做市商的角色。目前来看,只有很少的基金公司比如银华基金找了做市商,其他基金公司都没有。固然,银华基金发行的分级基金多,找做市商的本钱也比较小。如果只发行了一只,找做市商也比较难。

其实让其活跃度提升也比较简单,找一些做市商渐渐做,然后抓住1波行情,找一些噱头宣传,就能吸引眼球。高平指出,比如银华鑫利在今年1月份之前每天成交量也就1000万~2000万,现在已差不多翻了好几倍。不过把分级基金做大时间很慢,还要等机会,现在很多基金公司都希望通过发行创新品种规模瞬间暴增,很少有基金公司愿意深耕细作。

益母颗粒一盒多少钱
益母颗粒月经期能吃吗
经期不准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