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生姜贵过猪肉拆解农产品价格暴涨的复杂链条

2019-03-05 04:51:59

生姜贵过猪肉:拆解农产品价格暴涨的复杂链条

上一次是 蒜 你狠,这一次是 姜 你军。

宛若一场安排好的折子戏,绿豆、蒜、辣椒、生姜,这些百姓餐桌上的普通食材今年接替上演逼宫大戏 8月中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生姜批发价,短短一个月内暴涨40%,攀升至10年来的价。这一价格传导至终端市场,时达到每公斤16元,比猪肉还贵!

8月17日起,从北京餐桌上的一块姜出发,循着它生产、运输、买卖的路线,本报辗转回溯到700公里外的山东安丘市的一块姜田内。

穿过炒作的喧嚣,拆解这个农产品暴涨的复杂链条,背后其实隐藏着农产品稳定供应机制的欠缺。

北京:姜价疯涨

8月17日,新发地市场,送姜的卡车终于来到,程秀荣露出了笑容。

程秀荣做了 15年的姜蒜生意 。她的生姜批发点,每两天 走一车姜 ,是新发地批发市场内当之无愧的一级生姜批发商。新发地市场创建于1988年,是华北地区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包括生姜在内的各类蔬菜,在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入北京千家万户的菜篮子。

一周前,这里的姜价冲高至5.40元,后稍有回落,目前稳定在5.15元左右 这个数字,依然是2000年至今姜价攀上的峰之一。

新发地市场的统计资料显示,7月15日至今,姜价从3元多一斤暴涨至5元多,短短一个月上冲了40%还多;而去年9月,姜价还在2元左右徘徊;2006年,姜价时到过0.40元。

姜价高涨,程秀荣认为生意更不好做 她称,高涨的姜价,至少给她带来了两个麻烦,一是姜的销量锐减,姜是调味品,价钱这么高,能不吃就不吃了;二是现在太压本钱。姜价便宜时,一车货一万多元,后来几万元,现在到了十几万元。若途中有个闪失,麻烦大了。程秀荣曾遇到这类麻烦,拉货的司机出车祸后赔不起,索性拉着她的姜跑了。

程秀荣说,一级批发商以 走量 为主,她在 中间只赚几分钱的利 这辆6.8米长的货车,多时可装3万斤生姜,她 只赚两三千元 。而姜价上周由涨到跌的过程中,她至少有三车货赔本卖了。

以新发地这些大批发市场为起点,落到市民菜篮子的生姜,途中至少要经过两个环节。

其中一个环节是,一些蔬菜公司在这里买下大袋包装的生姜后,进一步分包、处理,而后供给各大超市。的姜包装后,可以卖到8元左右一斤,比猪肉还贵;另一个环节,则是散布在北京各个角落的二级批发商,这些人从程秀荣手中拿姜后,再次批发给自己辖区内的零售小贩,由后者疏散到各家各户的小菜篮内。终的价钱,在6.5元到8元不等。

安丘:两头受气

山东省安丘市白芬子镇的黑埠子村拥有长江以北的姜蒜批发市场。

刘继升是程秀荣的上家,也是安丘蒜姜批发市场中较大的供应商之一。

在安丘,姜按两种规格来卖,一是鲜姜,二是黄姜。姜挖出后,可以作为鲜姜来出售,但多数姜农会把其放在自家的姜窖内储存起来。在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内,姜依然在生长,无用的姜苗会先烂掉而后长好伤口。在此过程中,姜的味道也会变得更辛辣一些,从而更符合其作为调料的功能。

这为刘继升这样的人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姜农会在一年四季的时间内,随时出手生姜。他们也会在一年四季将这些生姜发往全国各地。

程秀荣手中5元一斤的姜,按刘继升的说法,不包括途中的运输费用,在他这里的批发价大约在4.6元左右。与之相对,他在安丘市场上的收购价,则在3.90元左右。

通常,在刘继升这样的生姜供应商与姜农之间,也要经过两个环节。一个是生姜经纪人,他们贴近姜农,多为各个村庄里的消息灵通人士。成交后,收取每斤几分钱不等的中介费用;另一个是小供应商,他们通过经纪人从姜农手中收货后加入自己的利润,而后整体批发给刘继升这样的大户。

多年的卖姜历练中,这个链条的各个环节已井然有序:刘继升负责收单、订购、清洗、分装、过秤、运输等工作;经纪人负责游说姜农接受收购者开出的价格,开窖放姜;小采购商则负责在指定时间内,把约定数量的姜送到刘继升的洗姜车间内。

此前,有媒体传言,有一些莱芜人、江苏人在安丘蒜姜市场高价收货,2.90元的货他3.00元来收,将姜价炒了起来。刘继升对这个传闻的真伪,笑而不答。他认为,姜与大蒜不同,按安丘当地的生产传统,大部分姜被姜农保存在自家的地窖内。即使真的有个别人高价收姜,暂时拉高了姜价,但如果姜民们大量放姜,姜价也会马上降下来。

水池堵漏
管道清洗
手术室净化工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